新闻中心 > 正文
最新播报:

狗狗搜:俄罗斯莫斯科再度爆发非法集会

2019年10月20日 21:16 来源:狗狗搜

狗狗搜: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产品分类,收集了40多个大行业,上万个小行业的产品分类,行业目录数据,为用户提供精确的产品分类和公司展示;

读着这文章,我不由想到了自己以前的傻事。一次,我要到书店去买书,便不假思索地向爸爸要钱。爸爸一听我是去买书,二话不说,用粗糙的手拿出了好几张十元人民币放在了我的手中。我便到书店发狂地买书,想买什么就买什么,哪管它是还适合我的需要。我看看,觉得这本图画精美,买下了;看看那本内容有趣,又买下了。我左右开弓,迅速出击,一会儿就用光了爸爸给我的钱,用得那么大方,那么豪气。因为钱花光了,还可以理直气壮地向爸爸要。至于有了一点钱,买零食和玩具,我也是毫不痛惜,花得坦然。我丝毫没有想到,父母为了挣钱养家糊口,付出了多少的血汗。他们起早摸黑,辛勤工作,岁月在他们的额头、两鬓、双手烙下了深深的印痕。而我却坐享其成,大肆挥霍,平时也不关心他们,不帮着做些力所能及的事。想想真是后悔莫及呀!假使时光可以倒流,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父母的钱和情,多为他们着想,多当他们的帮手,也在实践中培养自己的自理能力,就有会像今天这样有太多的遗憾了。

从小开始,我都在观察父母,每次看到他们下班回到家,都是很困的样子,也很憔悴,这时在我脑海中闪过,我应该为他们做些什么,平时看到他们对待他们的父母都是很体贴的,每当我们一家人回到外婆家,妈妈总是叫外婆到屋里坐,她去煮饭,还帮外婆买菜,总而言之妈妈什么都帮外婆做,我也跟着学,父母耕作都是为了支撑这个家,为了给我读书学知识,他们从来不在我面前叫苦叫累,我也会在他们下班回到家时倒水给他们喝,累了一天,我帮他们锤背。

狗狗搜樱莱高中 
  高二(三)班的历史课上。 
  ‘ 妙轩,你说如果给你个机会去古代,你想去哪个朝代呀?’黎玄凌歪着脑袋,玻璃球般的眼珠子在眼眶里滴溜乱转。 
  ‘不知道,看书!’徐妙轩打从分班和黎玄凌同桌后,成绩慢慢下滑到低谷,此时她正下定决心,上课期间无论黎玄凌如何挑逗,都不和她瞎扯闹了。 
  ‘要是我啊,去秦朝,跟秦始皇握握手,再住几天阿房宫;
去春秋勾引勾引吕布,戏弄戏弄貂婵;
去唐朝,吃个荔枝,赏个牡丹,顺便告诉武则天我有多麽多麽的崇拜她’ 
  徐妙轩眼皮上翻,长出一口气,对于黎玄凌这脑袋瓜子是佩服得五体投地。 
  ‘妙轩,你说要是给你个机会去古代,你会带什么去?’黎玄凌的此类问题之多,涉及范围之广,徐妙轩仍拒绝作答。 
  ‘要是我啊,我一定要拿个手电筒,我怕黑,怕鬼,所以还要拿把枪,我胆小,好防身。要拿肯德基,我一饿,头就晕’ 
  ‘妙轩,你说要是给你个机会去古代,你会穿什么衣服?’黎玄凌继续问道。 
  忍不住了! 
  ‘你想知道?’徐妙轩笑眯眯的看着黎玄凌。 
  ‘嗯,想’难得妙轩肯理自己,黎玄凌一本正经地等待着。 
  ‘老师,黎玄凌上课说话!’徐妙轩突然站起来,狠狠地告了黎玄凌一状。 
  ‘啊!’ 
  ‘黎玄凌,站起来,走出去,到门口面壁思过!到下课为止!’李老师一声令下。 
  ‘老师,我有话说!’黎玄凌想为自己开脱罪行。 
  ‘不需要,允许你又保留权,马上出去!’ 
  黎玄凌耷拉个脑袋,无精打采的走出来。好个徐妙轩,我要去古代,什么也不带,就带你,让你给我为奴为婢,当牛做马,使唤你一辈子,活活累死你。黎玄凌想着想着,自己竟然乐出声来。 
  ‘很高兴吧!’ 
  ‘高兴’黎玄凌一想到徐妙轩当牛做马的场面,笑得合不拢嘴。 
  ‘高兴就站一天,放学为止’李老师愤愤而去。 
  ‘啊,老师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,放过我吧,我一定会痛改前非,痛定思痛,痛苦不堪!救命啊!’ 
  放学后…,徐妙轩知道黎玄凌有仇必报的的个性,拼了命往家跑,谁知一不小心,‘扑通’一下趴在了地上,正欲起身一看究竟,谁知背后似有重物。 
  (那个重物会是什么?她会怎样?请看下一话) 
  第一话完

(五)夜花颜·云悠雪 
  “哎呀,这不是夜花颜嘛,怎么了?真是稀客啊 ”掌门凄云笑着说。 
  “凄云,不要在那里废话,我要加入魍魉”花颜坚定下来。 
  “额”凄云无语。惹了夜大小姐麻烦就大啦~ 
  “好了,你的法术已经成了魍魉法术”凄云念叨着。 
  “知道了。不要废话”花颜极其冷酷的说。 
  “哦。对了,你的武器变成天诛了” 
  “知道了” 
  月影弯下,身穿淡蓝色轻娥的悠雪转换成了身穿全黑色的夜锦棉行。(这个衣服很好看的~) 
  淡紫色的瞳下露出一种绝望、凄凉的眼神。 
  凌、子、妃! 
  我恨你! 
  我恨你夺走了我的幸福! 
  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! 
  “那是……”子妃望着花颜。 
  “不知道啊”冷潇豪回答。 
  “怎么可能不知道?”花颜冷笑着说。 
  “你……你是悠雪?不对,悠雪是弈剑的弟子啊!”子妃说。 
  “曾经是云悠雪,现在是夜花颜,以后,云悠雪也不复存在”花颜冷酷的说。 
  “颜儿。你。成了魍魉了?”冷潇豪惊奇的说。 
  “你不配叫我颜儿,你在我心里,不过是一个苦涩的回忆罢了!” 
  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 
  夜花颜VS凌子妃 冷潇豪 
  花颜对子妃下得了手吗? 
  预告:亲们。请做好准备,亮天大人要发火了。而且。准备好纸巾吧。花颜会被虐惨的。)狗狗搜

好不容易突出重围,正当我加速前进时,一个老人正缓缓地在我的方向上走着,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可能存在的危险。“吱——”一声刺耳的刹车声从我的自行车的轮子与刹车间发出来,由于刹车太猛,我差点摔下去。看着老人悠悠地转过身来,惊讶地看了我一眼,又继续向前走,我心中的怒气蹭蹭地上窜。

狗狗搜:香港市民游行至美领馆

角落里幸福的照片 
  微笑,还是那么甜 
    
  窗台上的琉璃苣 
  还是那么的可爱 
    
  手上的手链 
  闪烁着金属的冷光 
    
  也许你说的是对的 
  我们偏离了爱情的方向 
  好远,好远 
  但是,你知道么 
  我,一直在等待,等待你可以回来 
  尽管我知道这是没有用的 
    
  笨蛋,我有你就够了…… 
   
  笨蛋,傻瓜永远等你。 
   
  或许有一天,我会学着自己飞翔,你,不再属于我。 
    
   
   
狗狗搜秋 
      悄悄地,一片落叶掉到我的肩上。 
      艾秋天正迈着轻盈的脚步向我靠近。 
      调皮的她,跨着金黄色的篮子走过田野,一不小心打翻了,把麦子染成一片金黄。 
      她银玲般的笑声唤醒了正在沉睡的水果。 
      苹果歪着红红的脸蛋,好奇的看着前来采摘的农民伯伯。 
       石榴被秋妹妹的笑声感染了,呵呵笑得撑破了肚皮,露出了晶莹剔透的果实。 
       淡黄的野菊在笑声中偷偷的探起了小头。 
       高粱在笑声中欢快的跳起了舞。 
       小孩似乎也闻到了秋的味道。争吵着出来秋游。 
        同学们在老师的带领下纷纷出来采集落叶,呼吸着秋的气息,在田野里自由的奔跑 
追逐,嬉戏。仿佛自己是一只快乐的蝴蝶,与世无争,和秋快乐的玩耍。 
        
       我停住了想象,拍走肩上的落叶,看着秋在天空中自由奔跑……。 
                 春 
         打开窗看见了冒芽的小树,才发觉春天已经不知不觉的来了。 
     她充满活力的笑声唤醒了沉睡的生灵,把青春洒满了整个世界。 
     小草伸了个懒腰,懒洋洋的沐浴着春光,还探起头与春打招呼,欢迎她的到来。 
     燕子好像收到了春的邀请从北方赶来了,还带着自己的妻儿。 
     春姑娘还给小精灵送来了礼物:给大地母亲一件绿色的外衣;
小树一顶绿色的帽子。 
     沉睡的动物,植物被春姑娘给唤醒了,小熊从暖和的被窝里钻了出来,打了个哈欠。 
      姹紫嫣红的花儿舒展开娇小的身体,呼吸着新鲜的空气。 
      蓝蓝的天空挂着一片片洁白的云朵,好像蓝色的布上绣着一朵朵白色的大花。 
      穿上春姑娘送来的衣服的大地母亲,好像一张绿色的毛绒地毯,让人忍不住想躺上去, 
晒着阳光,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。 
      小朋友们都相约一起出来放风筝,寻春。还躺在大地张绿色的地毯上晒太阳。 
       我也把头伸出去,享受着这温暖的春光,加入到探春的行列中。 
        

时间是一个无情的孩子,是个残酷的现实。它,是最难交的好朋友,你刚刚找它,它将会跑得无影无踪。你根本没机会和它说话。 
  时间,我恨你,我不要跟你做朋友。看,在汶川大地震时,当屋子倒下时,当人民被建筑压倒时,你却无情地抛下他们,不顾一切向前冲。为什么,为什么你要这样,为什么你不能回头看一眼,哪怕是一眼……以前,我们的英雄战士们受到了屈辱,甚至是死亡,你怎都不回头看一眼,哪怕是一眼……小朋友们跌倒,你,不会回头。我们的成绩下降,你不会在意,还是那样向前冲……你说,谁愿意和你做朋友?你是世界上最冷血无情的,我恨你,我不要和你朋友。 
  为什么?刚刚我还是好恨你,但是,现在,我改变主意了。你是世界上最好的朋友。你把我们学生带进了书的世界,词语的大海。你把人间的真情流露出来。你把每一个记忆刻在我们的脑海里。你把我们的悲痛愤怒都冲淡了…… 
  你到底是谁?为什么可以把我的思绪弄得乱七八糟,却不愿意现身啊?让我看看你吧!看看你的样子,可爱不可爱?高大不高大?强壮不强壮?还是你觉得害羞,不敢出来?那我把我的胆子赠送给你,你出来好不好?不要在这样捉弄我们,躲避我们了。 
  这一路上,你都独自向前,你有失败过吗?会有人安慰你吗?你一个人生活,会孤独吗?会害怕吗?你这样的无情,你是否有苦衷?你是否会自责啊?你怎么不回答?你怎么一直让我这样疑惑?你都听到没有?你回头看看我们吧。我们还是会和你做好朋友,因为你并不是无情。 
  你什么时候现身啊?你是个天真活泼的孩子。都这么久了,你怎么还不出来?你要躲到什么时候?我怎么看不见你的身影呢……狗狗搜泡沫,瞬间逝去,只留下漫天的残星。 
  ————舞沫 
  我抱着亲爱的米拉熊,静静地坐在湖畔,清风拂过我微红的脸颊,回想着…。回想着。这难道是天意? 
  难道这一切都像泡沫一样,一瞬间便消失?难道这一切的一切都将不存在吗?我低垂着脸,望着自己水中的倒影,羞涩。水中的米拉熊微笑着,嘴角勾出一条美丽的弧线,她是在笑?还是在……?她的绒毛轻抚着我的下额,难道真的没有希望了吗?我瞬间抬起头,天空依然明如玻璃,偶尔几朵白云浮过,难道……我心中有无数的难道,转眼一望,学生们进进出出,在校门徘徊,而,我……却不……能。 
  算了,遗忘吧!我努力地遗忘着,但还是在边缘上徘徊,我越努力,我在努力,自己就越痛苦,心灵的伤口就越深。算了,再算了,再说一千遍,一万遍算了,心灵的伤口已经这么深了,就抛弃吧,心灵的伤口是永远,一辈子也不可能愈合的了。 
  我轻轻地放下米拉熊,痛苦地迈出了第一步,我看见了米拉熊她那雪白的绒毛轻轻在风中摇摆,再见了,米拉熊!我要到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好好生活,我要摆脱无谓的纠缠和无边无际的痛苦,再————见~ 
  也许,我这样做错了,但是再也无法回转,我错的更深了。 
  米拉熊,米拉熊……

狗狗搜:门票本地比外地贵50元

黑暗,但可以隐约感觉到阳光下树影的晃动,呼吸青草的芬芳,还有风轻轻地吹过脸庞。细微的流水声若有若无,很轻很轻,仿佛是从极远的地方传过来。在休息的时候,我一直都喜欢闭上眼睛,一个人静静地坐下来,去感受一种平静。 
  “星,该走了,否则在天黑之前可能到不了萨姆城”阿诺在大喊着。看来,短暂的休息要到此结束了。 
  我睁开眼睛,站了起来:“好吧,启程了!去把羽也叫上吧” 
  “好的”诺应了一声,走开了。 
  这几天,从他的脸上,我可以明显地感觉到一种忧虑。他总是喜欢把自己的所有情感都袒露在脸上,或者说他根本不会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。 
  其实,诺如此忧虑也是在所难免的,因为就在几天前,他接了一个任务。一个很特别的任务,要去妖精森林取一些东西,具体的我并不清楚,因为每次提到这个任务,诺总是变得很懊恼很后悔。 
  妖精森林,那种地方不是低级战士敢靠近的,像我们这样的高级战士,即使结伴而行,也必须时时警惕。虽然森林里大部分魔兽等级都比较低,不过一群扑上来也会让人难以抵挡。传说,妖精森林里还居住着极为稀少的高智慧种族??妖精。 
  近千年以前,妖精们也曾经和我们人类一样,称霸一方,占领了这块大陆几乎达百分之四十的土地,在那儿建立起一个强盛的国家,而妖精森林便是其国都。不过后来妖精族慢慢地没落,被人类所取代,那繁荣的国家也就这样消失了。现在,那儿只不过是一片魔兽盘踞的大森林罢了。 
  真不知道诺在接任务时是怎么想的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接了以后才知道自己完成不了已经来不及了。 
  其实,这本来并不关我的事,但诺是我最信任的战友,我并不希望在朋友浴血奋战时,自己却袖手旁观。况且,完成这个任务的同时,我也可以得到一笔丰厚的报酬,这让我心动不已。或许对我来说,后一个原因更为主要。 
  我并不是个爱凑热闹的人,比起团队作战,我更适合独自行动。我已经习惯了独来独往、我行我素的生活,认识诺也只是因为一次偶然,相同的目标,一个十分强大的敌人,让我们变成了战友,在那种危险的状态下,除了协力作战,我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。 
  羽,我见过的第一个拥有如此高战斗力的女战士。我原本以为,她加入应该也是出于和我一样的目的。后来才知道,诺和我一样,与她素不相识,而且她只要了相当于我的三分之一的酬金,这就使我们对羽的加入多了几分猜疑。当时,面对突然提出要加入队伍的羽,诺也吃了一惊。不过,诺并没有拒绝她。在他看来,多一个同伴,就多了一分生还的希望,也正是因为如此,他才会答应我那高额的酬金。 
  ;
 
  萨姆城,坐落于这块大陆的东南角,三面都是绿色的森林,如今很少有行人来往,所以并不是一个发达的都市。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和妖精森林有些关系。 
  “站住!”萨姆城的守卫拦住了我们,“对不起,进城必须要登记,这是规矩。姓名?” 
  “雷诺、流星、苍羽”诺不耐烦地回答着。 
  “等级?”守卫并没有注意到诺的表情,依然低头记录着。 
  “都是H级” 
  “唔……”守卫抬起头来看了看我们,露出了一丝异样的神色,“很少有高级战士来这里呢!我们这儿的正规军中级别最高的也只有H级” 
  看来的确没几个人愿意来这种危险的地方,城堡的后面就是妖精森林。不过那儿的魔兽似乎并不常来袭击城堡,不然仅凭如此薄弱的守卫力量是难以抵挡的。 
  等级,用来评定战士的战斗力的标准。等级完全取决于能量的强弱,不受其它因素的影响,比如战斗经验、应变能力、反应速度等等。也就是说,由能量判断等级,而非由等级决定能量。这就使一部分战士实际的强度高于他们的等级,一个低级战士杀掉一个比他高两三级的战士并不是不可能的。因为高级别的能量取值范围要比低级别大很多,所以这种事极少发生。不过相对的,同一高等级中的两个战士就可能有很大的差距了。 
  一般来说,等级是指一般战斗级别,其中分为低级战士和高级战士,N级以下的是低级战士,M级以上的是高级战士,最高的是C级。而极少数的战士能量突破了一般级别的最高界限,对于我们来说他们的力量简直就像神一样,因此便有了高于一般级别的“十三神阶”,从低到高共有BF、BE、BD、BC、BB、BA、AF、AE、AD、AC、AB、AA、S这十三个级别,S级以上就没有分等级了。如果说B级以上的战士是一般战士的神,那么S级的战士就是众神们的王者了。 
  “好的,你们可以进城了,但不能在城中打斗、滋事,还有一部分地方禁止进入,比如皇宫、妖精森林和……” 
  “什么?我们要去妖精森林拿东西!”诺的脸上露出了十分惊异的神色。 
  然后,那种惊讶的表情被转移到了守卫脸上:“你们疯了!去那种地方简直是找死!我劝你们还是……” 
  “行了,我们都是自由佣兵,接了任务就一定要去”我打断了守卫的话,因为我不想再在这里多浪费时间。 
  “佣兵……唔,那好吧,我给你一张通行证,但如果遇到什么危险,后果自负。一切意外与萨姆城无关,包括死亡”守卫皱了皱眉,低声说着。 
  看来我的话起到了作用,在一般人看来,佣兵都是一些残忍的杀手,为了钱财舍弃生命的愚蠢的狂战士。事实上大部分佣兵也的确如此,但这并非他们所愿。 
  “你们要去妖精森林?”从我的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。 
  当我回过头的时候,看到了一个陌生的男人,大约二十岁左右,一副很平常的模样,除了一头绿色的头发外,再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,让人见过之后很难有深刻的印象,反而他腰间那把剑更令人感到好奇,血红的颜色,好似被下了什么可怕的诅咒一样。他身上并没有穿盔甲,似乎不是一个战士。 
  不知出于何种原因,他让我感到莫名的厌恶。见到他的一刹那,我甚至有一种拔剑的冲动,但我的理智很快重新控制了我的身体。 
  “是的,队长”守卫替我们回答了问题,同时也告诉了我们眼前这人的身份。 
  看来如果真的和对方动起手来,那将会是一场同等级之间的较量,我并不会占到什么便宜。不过,这使我对他的一身打扮更加不解,难道萨姆城的守卫队长连一件护甲都买不起? 
  “你们最好小心点,最近森林里并不平静,怪物们常有秩序地聚集。有人传闻,森林里还出现了高等级魔兽,比如梦魇之类的”还是那种冷冷的声音,好像压抑着什么,“前几天还有一小群魔兽进攻过城堡,虽然勉强地抵挡了下来,但却有不少守卫负伤了”在他说话的同时,我感到一道杀气,很重的杀气,但只是一瞬间之后,就消失地无影无踪了。 
  “梦魇?!”诺脸上的表情变得极为复杂,这普通的两个字对诺的打击却是相当的大,因为这种高级魔兽的强大是众所周知的。梦魇还是这个世界上少数几种会使用魔法的魔兽之一,如果真的遇上,就凭三个H级战士,生还的机会基本为零。 
  但听到这个消息后,首先从我的心里产生的,并不是恐惧,而是一种好奇。我真的很想看一看那种强大的力量,甚至希望与之一战。不过,很快我就打消了这个不实际的想法,以我们的能力,即使合力作战,能打倒梦魇的希望也是非常渺小的。 
  “……今晚就住在这儿,明天去森林!”诺沉默了一会儿,终于下定了决心似的说道。 
  “等等,我不认为你们能够活着从森林里走回来!”那个卫队长又开口了。 
  “或许吧,但我从不逃避挑战”我开始不由自主地反驳,“我从不相信这世界上有神,有已经早就注定的宿命。我的生活绝不会被神所玩弄,我的一切都只有我自己来掌握,包括生命!” 
  “是吗?那你就必须有足够的力量,我倒是很想看一看”一种略带讥讽的语气。 
  “我拒绝!因为你没有那个资格,所有想知道我的能力的人,都必须付出代价!” 我开始发怒了。 
  “什么代价?” 
  “死!”我的右手已经握住了挂在腰间的佩剑,一部分能量从我的身体里疾速窜出来,在周围造成了不小的能量波动。 
  “你,你……好自为之!”说完,他便转过身,迅速地离开了。他似乎很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身体,看来他并不希望现在和我发生正面冲突。 
  “今天怎么这么冲动?放松点,别为妖精森林的事太过紧张”诺在劝导着我,可事实上他比我更为紧张,“你随时可以选择退出,我不会恨你的” 
  我的怒火开始慢慢平息下来。我感到自己并不是很正常,平时的我绝不会无缘无故地想和一个陌生人动手,尤其是在我还不了解对方实力的时候。 
  “魔战士”沉默了很久的羽终于开口了,同时也解开了我心中的一个疑团。一般来说,穿戴装甲会影响魔法的发挥,虽然也有可以增强魔力的装甲,不过却是十分稀少的。我记得羽好像说过她也会魔法,但她却一直穿着一件普通的灰色重装甲,看上去显得很不合适,女性战士还是比较适合穿红色或白色的轻型装甲。 
  话说回来,若真的面对魔战士,我的信心肯定又要大打折扣。魔战士与纯战士在战术上有着相当大的差别,魔法是最让人难以猜测、捉摸的东西,我对于这一类型的战斗,经验实在是非常之少。 
  (未完待续)狗狗搜

你看,一棵棵枇杷树是那么威武,那么洒脱呀!他们正像一个个哨兵挺立在山上呢。

狗狗搜:支持警察有效执法!

秋 
      悄悄地,一片落叶掉到我的肩上。 
      艾秋天正迈着轻盈的脚步向我靠近。 
      调皮的她,跨着金黄色的篮子走过田野,一不小心打翻了,把麦子染成一片金黄。 
      她银玲般的笑声唤醒了正在沉睡的水果。 
      苹果歪着红红的脸蛋,好奇的看着前来采摘的农民伯伯。 
       石榴被秋妹妹的笑声感染了,呵呵笑得撑破了肚皮,露出了晶莹剔透的果实。 
       淡黄的野菊在笑声中偷偷的探起了小头。 
       高粱在笑声中欢快的跳起了舞。 
       小孩似乎也闻到了秋的味道。争吵着出来秋游。 
        同学们在老师的带领下纷纷出来采集落叶,呼吸着秋的气息,在田野里自由的奔跑 
追逐,嬉戏。仿佛自己是一只快乐的蝴蝶,与世无争,和秋快乐的玩耍。 
        
       我停住了想象,拍走肩上的落叶,看着秋在天空中自由奔跑……。 
                 春 
         打开窗看见了冒芽的小树,才发觉春天已经不知不觉的来了。 
     她充满活力的笑声唤醒了沉睡的生灵,把青春洒满了整个世界。 
     小草伸了个懒腰,懒洋洋的沐浴着春光,还探起头与春打招呼,欢迎她的到来。 
     燕子好像收到了春的邀请从北方赶来了,还带着自己的妻儿。 
     春姑娘还给小精灵送来了礼物:给大地母亲一件绿色的外衣;
小树一顶绿色的帽子。 
     沉睡的动物,植物被春姑娘给唤醒了,小熊从暖和的被窝里钻了出来,打了个哈欠。 
      姹紫嫣红的花儿舒展开娇小的身体,呼吸着新鲜的空气。 
      蓝蓝的天空挂着一片片洁白的云朵,好像蓝色的布上绣着一朵朵白色的大花。 
      穿上春姑娘送来的衣服的大地母亲,好像一张绿色的毛绒地毯,让人忍不住想躺上去, <br>晒着阳光,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。 
      小朋友们都相约一起出来放风筝,寻春。还躺在大地张绿色的地毯上晒太阳。 
       我也把头伸出去,享受着这温暖的春光,加入到探春的行列中。 
        

上一篇:华盛顿纪念碑上演灯光秀!

下一篇:“孙连成式”服务窗口再现

·18只新生大熊猫集体过生日

·大火浓烟超百米!

·支持警方严正执法!

·包裹严实转至香港医院!

·支持警察有效执法!

·常州一奔驰撞倒多辆电动车

·有人凌晨2点排队!

·金正恩视察施工现场

·博主拍摄首都机场飞机起飞!

·海南儋州突发龙卷风

·被俄战机驱离!

·小姐姐遭“老法师”围堵!

Copyright @ 2000 - 2019 www.0415xx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 制作单位:

版权所有 www.0415xx.com

狗狗搜